<acronym id="kskyi"><small id="kskyi"></small></acronym><rt id="kskyi"></rt>

《远蛊时代》鹿崖小说最新章节,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远蛊时代

小说:玄幻-脑洞

作者:鹿崖

简介:作为一个现代孤儿,一无所挂,孑然一身,来到这古森丛林。蟒兽咆哮,野蛮文明,在这个以蛊为基的世界,拥有金手指的李浩一路向前,直上青云。 多女主或无女主,冷静理智,杀伐果断流。

角色:

远蛊时代

《远蛊时代》第1章 远古时代免费阅读

“嗯,”一间精致的石屋内,一个身披豹皮大衣的男孩从地上爬起来,双手撑着额头,一副孱弱无力的模样。

这是…哪儿?

我是谁?

片刻后,记忆潮涌般袭来,李浩捂着脑袋,痛苦不已。

我竟然还活着!这是哪?我不是应该在医院抢救么?

李浩回过神,整理起脑海中的记忆。

此人也叫李浩,但此浩非彼浩,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早因父亲离世而伤心过度,年幼的身体不堪负重,磊子成了现代孤儿——李浩。

李浩自幼在孤儿院长大,父母不详,受老院长收留抚养,视若亲孙。

本以为能平安幸福,岂知天不遂人愿,老院长因病早早撒手人寰,仅留一个六岁小儿。

原以为凭借老院长为数不多的积蓄和早先石的打点,李浩足以顺利就学,毕业离院,谁知这被调配新来的院长竟是个贪财狠毒的胖妇人,见李浩孤苦无依,不仅出手黑去老院长所有的积蓄,更是利用一群弱小孤儿在网络上卖惨装穷,吸引捐款,谋夺利益。

为了大肆揽财,使骗局更加真实,她克扣食物,缩减棉衣,整个孤儿院一片黑暗。

如果说李浩的前期生活贫苦但美满,而后的日子却是水深火热,再一次被大孩子打倒抢夺唯剩的半块馒头后,他饿了两天,险些步入死亡。

年幼的种种经历,也造就了未来阴狠毒辣,不择手段且利益至上的律师界“毒蛇”。

自学成才且成功上位,一无所有的李浩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。他只认金钱,出卖良心,专门为一些大集团和富二代处理后事,且无往不利,打下偌大的名声,而在功成名达后,其更是出手果断,处理孤儿院,爆出真相,炒热丑闻,逼得那胖妇人不得已跳楼自杀。

可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?

从孤儿院离开的李浩正志得意满,刚走到大街上,还未来得及反应,只见一旁诸人惊恐的眼神,身后是刺耳的卡车笛鸣,转头便见一辆破旧的大卡车朝他直直撞去,临死前对上一双仇恨疯狂的眼睛,心中了然,想来是这些年结仇太多,逼得许多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,不知这次“报仇”,是哪个集团下手,毕竟知道太多,也怕走夜路啊。

头狠狠磕在冰冷坚硬的水泥地上,心中嘲讽,双眼不再清明。

谁知祸害遗千年,本该必死无疑,却峰回路转,纵然冷漠贪婪如李浩,这一刻也是欣喜若狂。

然而……这不是他的身体!

看着白皙修长的双手,李浩有些茫然,他身在孤儿院,从小自力更生,打点家务,手上满是厚厚的茧子,绝对没有眼前的这双手漂亮柔软。

那么,“他”的身份是什么?没等他想明白,大脑再次被一股庞大的信息流冲的头晕目眩。

该死!这记忆怎么断断续续的!

“李浩,游巫之子?”作为曾在职场上叱咤风云的精英律师,他很快就冷静下来,开始整理原主这六年留下的记忆。

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,人可以飞天遁地,移山填海,甚至永生不死。

而一切的根基,则是蛊。

蛊是欲望的载体,它糅合了万物的情欲,思维,幻想;它可大可小,可强可弱。

而最让李浩雀跃的是,这个世界的力量层次虽然比地球高级太多,但却是刚刚发展,人类还处于原始时代,野蛮文明,与猛兽争食,位于食物链的底层。

在这个崇尚弱肉强食的时代,他定能青云直上,把握自己的人生。

不过,现在要先解决原主的麻烦。

李浩皱了皱眉头,根据记忆,原主也叫李浩,年初刚过六岁,今身在一个名叫乌刻的小部落中。

他与父亲原本来自的另一个部落,在一次部落融合战中失败,被迫抹去名字和图腾,并入胜利一方。

而他父亲是部落的巫徒。

在这个世界上,巫是十分受人尊敬的职业,它象征着智慧,从容与强大,是每一个部落不可缺少的职位,没有了巫,这个族群便不能被称为部落,即便有在强大的战士,也只能称为部落下一级的群。

因此,凡是能与巫扯上关系的,都将被以礼相待,无论敌友。

而原身的父亲却是不堪受辱,不愿将就,偷偷抱着幼子离开,成为一名游荡巫徒。

也不知该说幸还是不幸,在一次偶然的冒险中,他不慎闯入一只强大巨兽的巢穴,巨兽大怒,在将要杀死二人时,父亲爆发潜力,晋级为巫,本来以他的资质,一生无望,却因祸得福,也埋下巨大的祸根,一直身体孱弱,吐血不止。

为了照顾幼儿,他不得已在这个名叫乌刻的部落停留歇息,并在乌刻巫的热情款待下在此修身养息。

但之前留下的隐患无法根除,终于彻底爆发,使他日渐消瘦,与世长辞。

只不过······李浩揉了揉太阳穴,他的记忆中除了许多有关父子一同生活的温馨却模糊的画面,五岁以前的相关记忆是一点没有,包括那个原身与其父所在的原部落,连名字都毫无印象,之所以知道,还是他从后来李父对原主的言辞话语中七拼八凑出的。

而眼下,他真正懊恼的是,李浩并没有继承到其父的智蛊!

智蛊是评判此人能否成为巫的标准,也是一个总称。

大多数智道流的蛊,都被称为智蛊,智蛊与主人血脉相连,同生共死,除非主人自愿转让,否则无法掠夺,且相互间有所感应,无法伪装。

据他所知,这个部落的巫就有一枚名叫神思力竭的智蛊。

那么问题来了,他的父亲死的太过突然,尚未来得及传他智蛊,如今这具身体除了些许薄财一无所有,处于赤贫阶段,李浩再怎么聪明绝顶,也不能凭空造蛊,无济于事啊。

嗯?等等,造蛊?

李浩眼底有一道流光划过,又转瞬即逝。

他清秀的眉毛拧成一团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他首先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难题。

乌刻巫为何会对李浩父子如此殷勤关切?

不就因为李浩的父亲是巫么,哪怕是一个游巫,对于小部落而言也是意义重大,非比寻常。

而一旦得知李浩没能继承智蛊,想来部落就会立刻收回李浩如今的一切,在资源短缺的部落,没有贡献的人从没资格白吃白喝。

那也就意味着手无缚鸡之力,年仅六岁的李浩必须遵从丛林法则,失去地位,与野兽搏杀,干活来养活自己。

李浩怎能甘愿!

哪怕他自信这一切都是暂时的,他能凭借自己的能力重回高处,他依旧不愿,一点也不愿回顾那些痛苦肮脏的往事,做回底层的蝼蚁。

必须要有所计划!

李浩坐在地上,大脑急速运转,眼神坚定明亮,又带着一种冷静的疯狂,令人不敢直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鹿崖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rotaskitchen.com/xiaoshuo/13664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天天计划